无悔的选择

时间:2017-05-04来源:范文推举拜候:爱国演讲稿

对于我这样的年龄,假如没有那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面对"工人阶级永久跟党走"的话题,我的心中只是教科书里那一段呆板的文字,是烈士纪念碑上那一方灰色的浮雕,是电视剧里那一截黑白的图象,可正因为有了这次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惊心动魄的事件才使得这一话题不再只是一句标语,而是一幅幅永久灿然如新的画面,一个个长久鲜活动人的形象!
那是在2000年的1月11日,我们徐州矿务集团大黄山煤矿这座历经半个世纪风雨的矿井突遭灭顶之灾,汹涌的老塘水以每秒****立方的速度如江河倒提直扑井下-320水平,正在井下作业的63名矿工被困井下.63个鲜活的生命啊,一下子牢牢地抓住了全社会和矿工家属的心!抢险行动在党中央省市领导的关怀指示下迅速展开,在那难忘的六天六夜中,我的灵魂不时感到的除了紧张除了期待更多的是前所未有的震撼!
我亲眼看到部长省长市长们连夜冒雪来到矿上,又冒着生命危险亲临抢险一线指挥助战,我亲眼看到我们的局长矿长书记们穿着和矿工一样薄弱的工作服守候在北风凛冽的井口,我亲眼看到一支支由党员干部组成的抢险突击队义无反顾奔向险象环生的抢险现场,我亲耳从我那也下井参加抢险的哥哥口中知道,在井下要寻党员干部很容易,前面是班长,再前面是区长,最前面的是矿长局长,一样的服装一样的汗水,不一样的是他们都站在最关键最危险也最需要奉献的位置上!我还亲耳听到一位在井口等候丈夫五天五夜的大嫂那含泪的表述,她从出变乱的时候就在这里等她的丈夫回家,天黑了又亮了,下雪了刮风了,她都保持着一个姿势:双手合十祈祷着她的丈夫安然归来.我说,大嫂,您在求菩萨保佑大哥吗 她说:"不,我求的是毛主席,求的是邓小平,求的是江泽民,求的是共产党,只有它们才是真的神灵,才能救俺的他啊!"泪眼模糊里看着大嫂也是泪水纵横的脸庞,就在这一刻我才真切地感受到共产党离我们工人是那样的近,那样的亲!
这样的感觉对于那些死里逃生的矿工有着更加永生难忘的理解.后来获救脱险的矿工蔡素安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感谢共产党,感谢姚区长!他说的姚区长叫姚海华,是一位年青的共产党员.井下发水时求生的本能使工人们四处奔跑,眼看着有两名工人误入险境被大水裹挟而去,惊慌失措之时,一个声音响起"我是共产党员副区长姚海华,大家向我这里挨近!"被死神魔爪笼罩的黑森森的井巷里,这声音向磁石一样吸引着大家,十八名矿工聚在了—起.姚海华说"大家不要慌,要相信党和政府必然会救我们出去……"据后来获救的矿工回忆要不是有这个信念撑着,不要说冻死饿死,五天六夜就是硬着急也都急死了.厄运当头,姚海华首先不变人心,继而组织人员探路,危险的路段他总是走在前面,确认安全了他又总是走在后面.他组织工人两人一组奋勇自救,用手创用胶壳帽端努力地向外开拓出一条求生的路,为了坚决大家求生的信念幸免因精神崩溃而产生的不必要的牺牲,他将工人们集中在一处高唱"咱们工人有力量",面对日渐逼近的死神,是他组织工人借着最后的一丝矿灯光坦然写下遗书,最后的昏迷状态中他依旧是躺倒在十八人的最中间,当抢救队员终于打通一个只能出很难进的小小的洞口,面对生的呼唤,最靠近洞口的他却向相反的标的目的爬去,冒着依旧乒乓落下的矸石,冒着随时被死神吞噬的危险,他摸索着一遍又一遍的喊:同志们醒一醒啊,有人救咱们来了!一个,两个,三个……十六名工人被姚海华送到了洞口,外面的抢救队员督促他抓紧出来,险情依旧,能出来—个就先出来一个!可姚海华却说,不行,我说过的要死一块死,要活也得大家一块活!最后一个工人寻到了,却已经因空气稀薄昏倒在地不能动弹,危险之中,127个小时粒米未进的姚海华顿生神力,竟一把抓起那位矿工的腰带将他拎到了洞口,当确认里面再没有人时,姚海华才最后滑出了洞口!
18名矿工获救了,数千人的掌声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站在人群里的我任那感动的泪水流过脸颊打湿衣襟.在他们傍边,或许很少有人能完整的说出党的宗旨党的渊源历史,或许他们谁也不能阐述出中国共产党是工人阶级先锋队的大道理,或许他们谁也说不清晰鲜红的党旗上那党徽里一把锤头的含义,在他们与死神相搏的日子里永久跟党走绝不再是一句空洞的标语,而是与他们最宝贵的生命紧紧相连的无悔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