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根农场 报效祖国

时间:2017-05-04来源:范文推举拜候:爱国演讲稿

各位领导,同志们:

    我叫麦翠花,是海南省国营南海农场的女工。1960年,我跟随父母从印度尼西亚回国定居。那时我12岁。我的母亲经常对我说:在祖国生活有保障,老了有退休金,病了有公费医疗,比在国外给人打工、病了无人管好得多,还是在祖国比国外好。母亲的爱国热情深深感染着我,在我的脑海里深深地打下了祖国可爱的烙印。1968年,我参加了农垦建设,每当我在工作上取得成绩时,党和人民就给我荣誉,关怀我、鼓励我,使我从心底里感到祖国的温温顺可爱。

    我常想,我是一名一般的农场工人,要报效祖国,为祖国多做贡献,就必需踏踏实实地做好本身的本职工作。1977年,我开始接管生产队的三级茶园。当时,茶园由于生红锈藻病,保苗率只有68%。我接管茶园后,早出晚归,中午饭带到茶园吃,顶着烈日,用锄头一锄一锄地除草灭荒。手指起了血泡,泡破了流出血水,我用纱布包扎一下继续干。经过我10多天的辛勤劳动,荒凉的茶园焕然一新。紧接着我又进行茶园补植,仅用10多天,就用锄头挖穴补上5200多株茶苗。补植遇上天旱,我便到将近一公里远的山塘挑水浇茶苗。每天浇茶苗一遍,一遍需挑30多担水,每天挑水走的路有60多公里。在补植挑水抗旱保苗的一个多月里,我共挑水1300多担。经过我半年的苦干和精心治理,这块三级茶园恢复了生机。为了实现茶园高产稳产,我按农场茶园治理技术要求去做,在每年茶园开采前,抓紧时间对茶园进行全面治理:修剪、积胖、施胖、喷药灭虫。坚持每年深翻施胖压青改造茶园。为了多给茶园施胖,我经常利用中午时间到路边拾牛粪,割绿胖,每年还从家中拿二三百元买鱼胖、海藻胖等优质有机胖施在茶园,从而使茶青生长茂盛,为茶园高产稳产打下坚实的基础。

    我是一名采茶工,每年都把采万斤茶作为本身采茶的奋斗目标。为了实现本身的奋斗目标,我苦干、舍命干。俗话说:茶叶早采三天是宝,晚采三天变成草。因此,我每天总是天蒙蒙亮就上茶园采茶,由于茶蓬密且高,早上露水多,一进茶园就是一身湿,久而久之采茶工最容易患上关节炎。但我全然不顾,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争分夺秒多采茶。有一次,我患重感冒,发高烧39℃,睡不好,吃不下,队领导和我丈夫都劝我在家休息治病。可我想到茶园里等待着采摘的茶青和本身的奋斗目标,怎么也安不下心来休息,硬是带病上茶园采茶直到昏倒在茶园里。队长发觉后,把我送到病院治疗,但我只住了两天病院,就要求出院。医生看我态度十分坚决,只好同意我出院,但要求我在家休息15天。可我从病院一回到家,便顾不上医生的叮嘱,心急火燎地背起茶筐上茶园采茶。几年来,我每天都是早出晚归,每天采茶10多个小时。节假日也很少休息,有320多个节假日是在茶园度过的。我是农场职代会主席团成员,又是定安县人大代表,“格外”工作较多,每次外出开会,我都利用会前会后的时间加班加点采茶,把因参加会议耽搁采茶的时间补回来。在我不懈的努力下,我治理的53亩茶园从1982年起,就年采摘茶青超万斤,1989年我成为海南农垦第一个连续8年采茶超万斤的采茶能手。8年采摘茶青85000多斤,1988年我治理的茶园平均亩产干茶45担,比全场平均15担高出二倍。

    我身单体弱,患严峻的腰椎增生症有12年之久,在香港的两位姐姐多次劝我到香港定居治疗,并于1978年、1981年两次在香港为我申请获得批准。姐姐们的好心,我心领了,但我谢绝了姐姐们要我赴港的要求。1985年,我在海口市工作的一位亲戚看见我的身体不好,在海口为我寻了份轻松的工作,我也谢绝了。组织上为了照顾我,先后于1985年、1988年、1989年三次指定我到外地旅游疗养,并先后几次寻我谈话想调我到机关计划生育办等直属单位工作,我都一一婉言谢绝了。有职工问我,你这是为什么?我笑着对他们说:农场就是我的家,茶园寄予着我的抱负,保持着我热爱的事业,我舍不得离开农场和茶园。

    我自1982年到1989年连续八年年采茶青超万斤,实现了我的奋斗目标,党和国家也给了我极高的荣誉。我曾先后7次被海南农垦局和农场评为先进生产者,1次被评为海南行政区劳动榜样;连续三届被选为安靖县人大代表。1985年荣获广东省劳动榜样称号;1988年5月,荣获全国总工会“五一”劳动奖章;1988年9月,做为海南农垦唯一的代表,到北京参加第六届全国妇代会;1989年国庆前夕,被国务院授予全国劳动榜样称号,并光荣地出席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进行的全国劳动榜样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这是我个人最大的光荣,也是我们农垦职工的光荣。是党和国家把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归侨女孩,教育、培养成一个全国劳动榜样。我决心在今后有生的日子里,坚决服从祖国的需要,扎根农场,报效祖国。

    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