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青春在奉献中燃烧(2018年师德演讲稿)

时间:2017-05-06来源:范文推举拜候:青春演讲稿
  有一种状态叫青春,我们每个人都经历过曾经向往,真实拥有,最终还会面临失去。经历着青春的人是幸福的,我庆幸,因为此刻的我们正值青春!
  作为一名人民教师,说到与这个神圣的职业的渊源,要请大家跟随我一起把时钟拨回到1976年10月18日。
  就在这一天,一个女孩落临在一个一般的家庭,父亲是老师,母亲是医生,他们本身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小女孩的来临使这四口之间充满了温馨,这个小女孩——就是我。记忆中我的童年没有可爱的洋娃娃,标致的公主裙,更没有父母的娇宠。忙碌的父母把56天的我送进了机关幼儿园整托,对于我来讲,那是一段不胜回首的岁月,至今我依旧清晰地记得:每周被送到幼儿园的时候,我都会坐在父亲的自行车的后坐上含着眼泪央求:爸爸,星期三来接我吧?可是,每周三,我都会在幼儿园的大铁门口,目送每一位半托和日托的小伴侣离开,独自坐着小板凳直到天黑。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我5岁。我一直认为本身是被遗弃的孩子,上小学后看着父亲天天长在学校里,忙老师、忙学生,却很少有时间陪我玩;父亲常带有困难的学生回家里吃饭,生活本来就不是很富裕的我们,要等父亲给学生夹完菜后,才能吃饭,那盘子里已经所剩无几;那时,我和哥哥天真地认为我们是捡来的孩子,直到长大后我们才明白:这就是教师的无私和奉献!如今看着两鬓斑白的父亲对我的百般呵护,我耍着赖成全着他,我明白这是他在用本身的方式偿还那段岁月缺失的情感。出于崇敬,长大后,我和哥哥也毅然决然地选择这个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人民教师。为人师后,我懂得了学高为师,身正为范,也如同父亲当年一样,奉行着教师的准则和操守,学着一笔一画的书写大写的“人”字。
  1997年,我终于如愿成为了一名艺术专业老师,时刻感受到的是光荣和骄傲,直到他的出现。
  我记得那时99年夏天的一个午后,在我的教室门口徘徊着一个憔悴的女人,凌乱的头发,急促的神态,我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想看看有什么能够关心她,打开教室门口,我发觉她的身边还领着一个小男孩,6、7岁的样子,他目光游离,张着嘴巴,不时地晃着头,左手被他的妈妈抓得紧紧的,右手不竭的振颤,好像要抓什么,双足在地上蹭来蹭去,我知道:这恐怕是个不太正常的孩子。孩子的妈妈终于开口了,却是还未发出声音,眼泪就大颗大颗的落下来,这让年轻的我一时不知所措,而他的孩子依旧兴奋得动来动去,我试探着安慰她说:“您别激动,这样吧,我现在在上课,还有半个小时下课,您也冷静一下,不管有什么问题,咱们一会再谈”。下课后,孩子的妈妈已经安静了许多,在空旷的教室中,孩子似乎也安静了一些,她告诉我,孩子患有自闭症,一直在治疗,效果不是很好,但是比来她发觉孩子好像特别喜爱音乐,听到柔和的音乐,人就特别安静,而听到热烈的音乐就会手舞足蹈,我这下明白了,刚才这个孩子是听到教室里演奏的“欢乐颂”才会有那样的表示,她的妈妈希望能够通过学琴辅助治疗。我陷入了矛盾中,收不收这样一个学生?我没有接触过自闭症的孩子,该怎么教他学琴?班里8、9个孩子同时学琴,我怎么能够照顾过来这样一个特别的孩子?不行,我做不到,正当我要拒绝时,我看到了这个可怜的小男孩,他愣愣的看着琴键,好奇的用手指触摸着,当琴键发出悦耳的声音时,他那游离的目光中竟然出现出了是神采,脸上竟然出现了笑容,他的妈妈又一次大颗大颗的落下了眼泪,我的心软了,我决定冒这个险。这个决定让我在一条崎岖难行的路上整整走了5年,我查阅了大量的自闭症的资料,慢慢掌握了一些与他沟通的方法;教学中在音乐的选择上,我做了几套方案,逐一尝试;教学的方式也在集体上课的同时,不得不花费更多的精力进行课后辅导,还记得一次在课上所有的孩子都学会了《阿巴夜会》中附点对位的技巧,而他怎么也做不合错误,下课后我留他下来决定再尝试一次,正当我坐在他身边耐心的讲解演示时,他竟然烦躁的一把把我打开,他的手正好打在我的脸上,我愣了一下,顿时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疼,同时几年来的艰辛如同决口的洪水般涌上心头,禁不住眼泪刷刷的留下来,他的妈妈吓呆了,几秒钟后大喊一声:“孙老师”,就跑过来看我,而孩子还在反复重复着错误的对位,我心头百感交集,哽咽无语,孩子的妈妈也哭着不竭地说抱愧,就在这时,我耳朵里突然听到了正确对位的音响,而同时这个孩子也跳着大笑起来,转身看我,刚才的笑容瞬时凝聚了,他用小手摸着我的眼泪说:“老师,别哭了,我会了!”一时间,我的眼泪流得更凶了,是什么让一个自闭症的孩子竟然能够注意到他阿谁世界以外的东西?我明白了:是无私、奉献还有爱!这个孩子奇妙的在五年中,和其他正常孩子一样通过了音乐学院五级的考试。伴随着他成长也成就了我的成长,在少年宫教师测评中,这个家长留下这样一段话:
  她,一个长着娃娃脸,有着银铃般嗓音的女孩,仿佛注定是为“教师”这个神圣的职业而生。她亲切、热情、善良、温婉,对于孩子们来说,她是老师,更像是一个无话不说的大姐姐。她把孩子们引入音乐的殿堂,用激情、琴声、幻想,润物无声般的影响着孩子们。她的琴课声情并茂、引人入胜,是孩子们一周最希望的事。
  这个自闭症的孩子让我真正体会到了做教师的艰辛与不易,也让我掌握了一把开启学生心灵的奇妙钥匙,那就是——无私、奉献与爱!
  2007年教师节前夕,我收到一封信:
  友爱的老师:秋风又起,还记得我吗?我是张蒙,我考上北航了,又到教师节了,我本想说您是蜡烛,燃烧了本身照亮了别人;又想说您是灯塔,为努力前行的船只指明标的目的;千言万语只想表达我的谢意:是您给了我迈向成功的希望,是您给了我走向光明的标的目的,是您让我把身上的残疾作为荣耀……
  噢,是他,我怎么会忘记,阿谁我从教10年中,唯一的一个六指的男孩。我又想起他第一次到我班里上课的情景。
  那时好多年前了,我接了一个新开的班,看着一张张稚嫩可爱的新面孔,我觉得表情特别好,我幻想着他们中间也许会有将来的科学家、美术家、艺术家,公务员、记者……但是他们现在都出现在我的教室里,需要我的关心,就在这时,在教室角落里我发觉还有一个小男孩,他低垂着头,不时警惕的看着周围,他的妈妈爱抚的摸着他的背,在目光对视的刹那,他的妈妈领着他向我走来,说:孙老师,您好,我有个情况先和您交代一下,我的孩子特别喜爱音乐,有个伴侣正好给了一架电子琴,他现在每天都在家里瞎弹,特别快乐,所以我们想让他来跟您学一学,但是,我孩子的手有一点问题。我习惯性地抓起孩子的小手揉搓,想缓解他的局促,突然发觉孩子的右手大拇指旁边多了一个手指,不禁吓了一跳,孩子也瞬时敏感的抽回了本身的手,习惯性的将右手插进了有些松懈、变色的裤兜里,并且在里面拧来拧去。周围的孩子好像发觉了我们的异常,我尽量冷静了下来,面对这个孩子的局促不安和其他学生的好奇,我的新课从一个故事开始,我告诉他们:每个孩子在出生的时候,都会被给予一种特别的技能,也许这个技能是聪慧、是刻苦、是懂事,也许是会唱歌、会弹琴、会画画,但是怎么才能让爸爸妈妈认出本身的孩子是有天赋的呢?于是就会有一些标识出现在我们的身上,也许是一个痦子,也许是你的耳朵特别大,也许是你有三只眼睛,说到这孩子们已经笑起来,并且迫不及待的和身边的父母一起寻寻本身身上的标识,这时候我来到张蒙的旁边,像发觉宝藏一样对全班说:看,我发觉了,他的标识在手上,我把他的手从裤兜里拉出来,他半信半疑,还有些不情愿,我把他的手高高举起来说:“天哪,他的标识在手上,他必然被给予了特别特别的技能,这是他的光荣,老师真为你骄傲!”全班孩子投来了艳羡的目光,我看见张蒙的妈妈用手擦着眼泪,许多家长不禁热烈的鼓起掌来,从那以后,我的电子琴课多了一个反映机敏、思维活跃的孩子,甚至还有的学生把他的聪慧看作是这个多余小指头的奇妙力量,跑去也向本身的父母要这样的标识,我知道他的手不会再藏在裤兜里,他的背也会直直的挺起!
  时间飞逝,我在少年宫度过了人生中宝贵的20岁到30岁的十年,十年中我一直坚守在教学一线,担任过部门的治理工作,同时还兼任主持、配音、教科研、信息、宣传等工作,工作涉及面之宽、种类之繁多、属性之各异,对于我来讲,这是一段不服常的经历,也让我深信这样一句话——只有历练,方能蜕变!今天我回过头来看,经历的这些困难、坎坷、挑战、失意给我留下了宝贵的财宝,让我可以问心无愧的说:我的青春没有虚度!
  儿时那份对于教育事业特别的情缘,让我内心坚守着这样的信念:为了教育事业而奉献终身!这决不是一句空话,正是这样的信念,让我不惜辛劳,不计得失,燃烧着宝贵的生命。在教学中,我激情迸发,活力四射,虽然辛苦中却享受着教学带来的乐趣。辛勤的耕耘迎来了硕果累累,近三届北京市学生艺术节电子琴项目不同年龄段组别的前几名,几乎都是我的学生,为此2000年我成为全国电子琴考级评委。2006年,北京市教委举办首届校外教师基本功大赛,在行政、教学压力都很大的情况下,我精心备战,在预赛中取得192分全市第一名的好成绩,并在决赛说课、答辩、技能展示中再次夺取全市第一名的桂冠,为丰台区争得了荣誉。在领导和同志们的信任鼓舞下,我被评为丰台区优秀青年教师,去年9月,被评为丰台区“十佳青年教师”称号。
  青春是标致的。回忆10年,我欣喜地看到一路走来,身后留下的是一串串坚实的足印,它写满了勤奋、谦逊、严谨、求实……老师们,正因为我们实践,我们感受,所以我们收获。青春给我们活力,青春让我们在实践中敢于创新,争当崛起先锋。这些制造性的实践,也让我们的青春更加精彩。追忆过去,我曾经巴望“青春无悔”,安身现在,我实践着“无悔青春”,用实际行动践行着:让青春在奉献中燃烧的火热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