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报业大学生实习周记

时间:2017-04-17来源:范文推举拜候:实习周记

  6号下午三点半拖着大大小小的行李离开南昌,带着所有人的祝福、期待、艳羡、嫉妒,登上了前往广州的火车。

  没有兴奋,也没有紧张,电脑室很清晰本身将要带着大把的钞票去梦寐以求的南方都市报实习三个月。

  7号凌晨五点到达广州,放下行李后就直奔南方传媒大厦,仰望那高楼并暗自窃喜:将来三个月我将可以和这栋楼里充满抱负的人们一起奋斗了!

  10号在三位严格保安要求下帖上了一个南方传媒的标签进入大楼(南方报业集团的保安真的很严格),没想到一进报社就参加新一期杂志的选题会,更没有想到三个小时的选题会过后,感受到的不是“抱负主义”,更多的是自由、平等、务实。

  原本在脑海里的画面应该是一群充满抱负的年轻人在会议上争论不休,然后不竭强调“我们要坚持正义”、“要维护良知”、“要调查本相”云云,结果却是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讨论每一个新闻选题,就像学生报社开选题会一样轻松随意,但关键的不同是在这里每一个选题都得到充分讨论,每一个人都必需说出本身的看法,每一个采写细节都考虑其中,每一个人的意见都能互相激发彼此的思维。

  我亲眼见证一个封面报道的选题策划在大家的讨论下,修改三次才见形状,假如没有这种充分的头脑风暴,自由的讨论氛围,根本就没方法弄出来一个更加完善的封面报道。

  而这种自由,务实几乎渗透在每个细节。

  会后江老师说会议主席台上坐着的是南都的副社长,可是整个会议上大家都讨论的很自由,庄副社长也一直没发言,最后临离开前随意说了几句,根本不像是一份重量级报纸的副社长,而其他根本不分什么杂志主编、副主编之类。我一直以为这种讨论的氛围只有在学校才有。

  会议后一直对在会上发言的标哥印象很深,一查才知道是那位写南都社论《躺在时间的河流上怀念他们》而被停职的良心评论员宋志标,在王克勤写山西疫苗的时候,南都连发了五篇社论力挺,有三篇都出自标哥之手,江老师说标哥是南方传媒集团最牛的人之一,可是在开会前,他为我们开门,会上发言也很谦虚,(尽管我看到每期的核心报道编缉都是他),以至于我以为这位年轻的小伙子是江老师的徒弟。

  这就是南都的记者,很低调,很务实,就像江老师说的该讨论的时候就自由发言,改做事的时候就认真做事。

  所以在南都的办公室不会听到大家随意讨论网购之类的杂事,中午吃完饭就熄灯休息,一点声音都没有。该出去采访的出去采访,改编写稿件的编稿,完事了就下班,没完事就熬夜,办公室想来就来,不想来可以在家里写稿。实习生也不会没事就呆在办公室,相反在南昌实习,随处都坐着实习生,记者也大都无聊地讨论各种吃喝玩乐,再者就是改编各种通讯员的稿件。

  我很快乐能跟着南都的高级编纂学习,也很庆幸可以见证参与《中国财宝》和《公益周刊》这两个新生儿的成长和变化,虽然仅仅三个月,但我很乐意抱着一颗热诚学习的心享受着三个月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