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日言怀

令狐楚   九日言怀

二九即重阳,天清野菊黄。
近来逢此日,多是在他乡。
晚色霞千片,秋声雁一行。
不能高处望,恐断白叟肠。

【赏析】

 令狐楚,字壳士,是敦煌人。他五岁就能写文章,贞元七年与状元尹枢同榜进士及第。当时李说、严绶、郑儋相继任河东节度使,都尊重令狐楚的才华和品行,召引他在幕府任职,从掌书记直到判官。唐德宗爱好文学,每次察看从太原府来的奏章,必定能认出令狐楚的手笔,多次赞美不已。宪宗时,令狐楚屡升为知制诰。皇甫傅推举他为翰林学士,后调任中书舍人,官拜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令狐楚长于诗,当时他与白居易、元稹、刘禹锡唱和酬答的作品许多。令狐楚有《漆奁集》130卷流行于世。他自称为“白云孺子”。
 

内容推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