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劳亭

来源:古诗大全 作者:李白推举拜候:描写风的诗句 诗词鉴赏

李白   劳劳亭

天下难过处,劳劳送客亭。
春风知别苦,不遣柳条青。

【译文及注释】

天下最让人难过的地方,就是送别客人的劳劳亭。
春风也会意拜别的痛苦,所以才不催这柳条发青。

1、劳劳亭:在今南京市西南,古新亭南,为古时送别之所。《景定建康志》:劳劳亭,在城南十五里,古送别之所。吴置亭在劳劳山上,今顾家寨大路东即其所。《江南通志》:劳劳亭,在江宁府治西南。
2、劳劳:忧愁伤感貌。此指劳劳亭。
3、“春风”二句:古人有折柳赠别的习俗,大略是取“留”“柳”谐音。这里诗人把春风人格化。知,理解。遣,让。

【赏析】

  《劳劳亭》是一首遣兴之作,并不是真的因为去劳劳亭送别友人才写的诗,所以诗中当然也就没有送别的具体场景。劳劳亭据说始建于三国东吴时期,故址在今南京市区南,是古时送别之所。李白对这个地方很感兴趣,还曾写过一首古体的《劳劳亭歌》,诗中写道:“金陵劳劳送客堂,蔓草离离生道旁。古情不尽东流水,此地悲风愁白杨。……”劳劳亭建在大道之旁,流水之畔,行客至此,或登车,或上船,挥手告辞,很是便利。不外李白这天来到此地,却不为送客,而信马由缰,游玩流连,神使鬼差地来到了这个久负盛名的送客“劳劳亭”,看到这间古往今来送走了许多游子的所在,李白便提笔写下了“天下难过处,劳劳送客亭。”拜别最是难过事,历来文人最关情,屈原有“悲莫悲兮生别离”(《楚辞·少司命》)的感叹,江淹则写下“黯然销魂者,唯别罢了矣”(《别赋》)这一不知打动多少迁客骚人的千古名句。不外,李白并不想再写前人写过的老套,并且此时,他也没有送人或者告辞,所以用不着写得那样低回婉转,愁肠百结。只不外是好像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天下最难过的地方,就是送客的劳劳亭了,这一联一笔两到,既表白了作为一个长年浪迹他乡的游子对拜别的深切体会,又巧妙地提到,劳劳亭无疑又是送往迎来之中最闻名的地方了。所以尽管不送客,走到这里,也忍不住会想到别离,想到感伤。要在不别离的时候表示拜别之情,要是常人也许会无所措手足,但李白很快就寻到了一个别人意想不到的切入点,他环望四周的景色,当时正值早春二月,江南虽说春早,但是身边还看不到一丝春意,连柳条也没有泛青。没想到,正是这不见春意的柳枝,唤醒了李白的创作灵感,一句谁也未曾想到的佳句,在刹那间,就跳了出来:“春风知别苦,不遣柳条青。”
  古人有折柳枝以赠行者的风俗,所以在唐诗中是很常见的题材,如盛唐王之涣的《送别》诗就是一例,“杨柳东风树,青青夹御河。近来攀折苦,应为别离多。”王之涣也是从眼前景物产生联想,因为看到树上的柳枝被折去不少,想到这都是那些多情的送行者所为,他是从眼前的景物想到过去已经发生过的事,而李白到劳劳亭时,连柳条都还没有绿。但他却才思所至,忽发奇想,一句“春风知别苦,不遣柳条青”,就把这首小诗提高到了众人难以企及的境地了,乾隆皇帝的评语最是干脆:“二十字,无不刺骨。”明代文坛怪杰谭元春则说得更绝:“古之难过人,岂是平常哀乐?”不管说此诗“刺骨”也好,还是作者不是“平常哀乐”也好,总之,同是难过,李白却从平常景物中发掘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闪光点,明明是春风未绿江南岸之际,却被他写得有情有意,本来春风就是怕行人太难过,才没有把柳条吹绿,这看似无理的拟人写法,却更加丰富了人间的离情别恨。

内容推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