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裴十四

来源:古诗大全 作者:李白推举拜候:描写黄河的诗句 诗词鉴赏
李白   赠裴十四

朝见裴叔则,朗如行玉山。
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
身骑白鼋不敢度,金高南山买君顾。
徘徊六合无相知,飘若浮云且西去!

【译文及注释】

见君如见晋人裴叔则,如行玉山之上,朗然照人。君之胸怀之阔大,如黄河落天,直入东海,当纳入其间矣;君之浩瀚,即使是河伯也不敢骑白鼋冒然横渡;君之高大,即使是金高南山买君一顾,也是值得的。君徘徊于六合之中,而无相知之人,如今看天上的浮云,马上飘然西去矣。

1、裴十四:当是裴政,为李白好友,“竹溪六逸”之一。
2、“朝见”二句:裴叔则,即晋朝的裴楷,尝任中书令,人称裴令公,仪容儁伟。《世说新语·容止》:“裴令公有俊容仪,脱冠冕,粗头乱服皆好。时人以为玉人。见者曰:‘见裴叔则如玉山上行,光映照人。’”此以裴叔则喻裴十四。
3、“黄河”二句:以黄河入海喻裴十四胸怀的阔大。
4、“身骑”句:《楚辞·九歌·河伯》:“乘白鼋兮逐文鱼,与女游兮河之渚。”此谓裴十四之才学心胸之深广,己不敢轻易测度。
5、“金高”句:《列女传·节义传》:“郑子瞀者,楚成王之夫人也。初,成王登台,子瞀不顾。王曰:‘顾,吾又与女千金,而封若父兄。’子瞀遂不顾。子瞀曰:‘不顾,告以夫人之尊,示以封爵之重而后顾,则是妾贪贵乐利以忘义理也。’”此句谓须千金才可买裴十四之一顾,可见李白对友人裴十四推许之重。
6、六合:上下四方谓之六合。

【赏析】

裴十四,是一位超尘脱俗之士。他马上拜别李白而西去,诗人作这首诗赠别。

“裴叔则 ”,即晋朝的裴楷,尝任中书令,人称裴令公,仪容儁伟,“时人以为玉人,见者曰:‘见裴叔则如玉山上行,光映照人。’”(《世说新语·容止》)因为与主人公同姓诗人借裴叔则代指裴十四,言裴十四仪表堂堂,清朗如玉山,光彩照人 。“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 。”黄河水从西部飞流直下流向中原,一泻万里,奔流入东海。本诗以奔腾的黄河水,象征裴十四宽敞宏大的襟怀。诗人倒插喻意在前,一笔点醒于后,手法变幻矫健。

诗至五、六句,转入别意,叙写裴十四的遭际和他的不贪图富贵的性格 。“身骑白鼋不敢度”,骑白鼋,语出屈原《九歌·阿伯》“乘白鼋兮逐文鱼 ”。骑鼋的人,自然是裴十四。诗人用汹涌的水势,比方社会环境的险恶和人生道路的困难,裴十四身骑白鼋,面对汹涌的江水,不敢度过。“金高南山买君顾”句,借用郑子瞀的故事,见《列女传 》卷五《 节义传》,郑子瞀是楚成王的夫人,一日,与成王共登台 ,“王曰 :‘顾,吾又与女千金,而封若父兄 ’,子瞀遂不顾 。子瞀曰:‘不顾,告以夫人之尊,示以封爵之重而后顾,则是妾贪贵乐利以忘义理也’。”千金难买一顾,表示郑子瞀不贪贵乐利的品行;高比南山的金银,定然也难买裴十四的一顾,运用郑子瞀的典故,是为了盛赞裴十四的高贵品行。在那险恶的政治环境里,襟怀豪迈的裴十四不肯摧眉折腰,不肯为富贵而忘义;在“众人皆醉”的庸俗的暗中社会里,裴十四难觅知音 ,“徘徊六合无相知”句,揭示了品行磊落的人不容于世的生活真实。结尾“飘若浮云且西去”,写裴十四马上西去,行踪飘忽不定,点到赠别上;以飘若浮云状其人,也为裴十四涂上了灵异脱俗的光彩,与全诗诗意相吻合。

赠别诗,除了抒写离绪别情以外,还可以颂美拜别者,描绘和刻画他们的形象、思想、品行、精神面貌,表达诗人对他们的钦慕、仰慕的感情 。《赠裴十四》就是如此。李白用诗人的心灵,本身的品行和审美情趣,去感知对方,因此,在裴十四身上,我们看到了诗人的个性、气韵和精神,沈德潜说 :“黄河落天二语,自道所得 。”(《唐诗别裁集 》)李白也亲历 “身骑白鼋不敢度”的社会环境,也同样具有“金高南山”难买一顾的品行,也同样为世俗所不容,甚至到达“世人皆欲杀 ”(杜甫语)的地步。用颂美友人的诗赠给友人 ,引为知音,并在友人的精神风貌里,照见本身的襟怀和人格,是《赠裴十四》诗思想艺术的基本特征。


内容推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