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吕·山坡羊·冬日写怀

来源:古诗大全 作者:乔吉推举拜候:元曲精选 诗词鉴赏
乔吉   中吕·山坡羊·冬日写怀
朝三暮四,昨非今是,痴儿不解荣枯事。攒家私,宠花枝,黄金壮起荒淫志。千百锭买张招状纸。身,已至此;心,犹未死。

【译文及注释】
1、朝三暮四,贪求无厌,反复无常,昨非今是。这帮愚蠢的人哪里知道荣枯变化的世事。奔着命积攒家财,好色宠妓人欲横流,黄金鼓弄起荒淫的情志,用去千百两金银锭买一张做官的招状纸。已落得个身败名裂,可贪心还不止。
2、朝三暮四:本指名改实不改,后引申为反复无常。
3、痴儿:指傻子、白痴。指贪财恋色的富而痴之人。荣枯:此处指世事的兴盛和衰败。事:道理。
4、攒(zǎn)家私:积存家私。
5、宠花枝:宠爱女子。
6、黄金壮起荒淫志:有了金钱便生出荒淫的心思。
7、锭:金银的量词。招状纸:指犯人招供认罪的供状文书。此句意为:贪官污吏收刮钱财,到头来不外等于买到一张招供认罪的状纸。

【赏析】
《山坡羊·冬日写怀》小令表示作者世事变迁祸福无常的感慨。“朝三暮四,昨非今是”,世间万事不成捉摸。有些人舍命积攒家私,结果横祸上身;有些人沉溺于酒色,走上了荒淫之路。祸福相依,悲乐相生,正是这首小令的主题。此曲指斥富人的贪欲、狡诈、荒淫,至身败名裂仍不知悔悟,用语辛辣入骨。作者写此曲的目的是批判当时社会的道德堕落,但也昭示出作者因果循环的消极思想。
内容推举